首頁 > Note > JSC design studio》創造空間光影律動哲學,實踐鄭士傑的有機現代主義

JSC design studio》創造空間光影律動哲學,實踐鄭士傑的有機現代主義

從新中街轉進富錦街往敦化北路行走,會發現藏身於樹蔭下的小店,有咖啡廳Fujin Tree 353、台日文創商品及生活雜貨的Fujin Tree 355,以及餐廳富錦樹台菜香檳、Oyster Bar,正企圖創造出一種台灣獨有的Lifestyle,以活化老舊的民生社區。而這些看似異中求同的商店設計全來自JSC design studio設計總監鄭士傑之手及其團隊,並在2016年獲得日本Good Design Best 100「區域·社區發展/社會貢獻獎」(地域·コミュニティづくり/社会貢献活動)。見學館編輯團隊特別採訪JSC design studio設計總監鄭士傑,深入了解與富錦樹集團的合作計畫,以及他如何從音樂人變身為專業室內設計師的創業歷程。

▲「JSC design studio」設計總監鄭士傑講述與富錦樹集團合作的設計理念。

▲座落於民生社區一隅的JSC design studio,門面以明亮玻璃屋的意象,打造出以陽光與綠意自然進駐的辦公空間。©JSC design studio

用樹蔭綠意拉近商店與街廓的距離

「我們是從2012年合作Fujin Tree 355開始,當初我跟富錦樹集團執行長吳羽傑Jay想把這個老舊社區變得像日本代官山一樣,成為台北一個有文化及質感的地方。」鄭士傑笑著說,當時觀察民生社區街廓十分寧靜,行走在街道兩旁的樹下時,風一吹樹影搖曳讓人產生一種幸福感,因此想把這樣的氛圍做進商店裡。

「那時我們想營造一間明亮,舒適,而且沒有壓力、高品質的服飾及雜貨店,專賣台灣文創及日本進口獨立品牌的生活用品。」為拉近店面與顧客之間距離,鄭士傑運用玻璃折門將Fujin Tree 355打開,從庭院就開始擺設露天家具吸引行人自然走入,室內設計是以家裡的客廳概念去發想,因此用木地板去鋪陳。到了第二間Fujin Tree 353 café店,更將門口的樹影引入空間裡,以「大家聚會庭院」為概念的生活提案,將室內完全打開,讓外面的人可以清楚看到咖啡館裡面的動態,突破當時台灣傳統咖啡店封閉及昏暗的印象。沒想到一炮而紅,漸漸吸引許多人前來用餐,成為旅行必逛的景點,也吵熱富錦街成為台北街頭設計美學的文創街道之一。

「後來便依此為發想,結合綠意環境及有朝氣的精神,展現在空間、裝潢、燈光、植栽,一氣呵成地形塑出台灣自有的一種生活氣氛與風格。」鄭士傑說,也立了富錦樹未來商店設計的基礎。

▲Fujin Tree 355運用庭院退縮及玻璃折門設計,拉近商店及街廓的距離。©JSC design studio

▲Fujin Tree 355以形塑家中客廳的概念打造。©JSC design studio

▲Fujin Tree 353 café更將街道的樹影與空間結合,並把室內完全打開,形塑出在樹下喝咖啡的幸福感。©JSC design studio

光與影,影響空間層次及變化

在訪談的過程中,才知道鄭士傑並非室內設計出身,留學日本學的是音樂。「 我在白金錄音室從事音樂後製工作,去日本東京學的是錄音專業課程。」鄭士傑說。到日本後,發現日本不只是麵包好吃、建築也很美,每件東西似乎都設計過的,令人十分嚮往。在一次機緣巧合下,幫室友代課一堂建築設計課程,結果一聽便愛上了,開啟他朝向室內設計之路邁進。

轉換工作跑道時,剛好遇到台灣予知力空間デザイン事務所要應徵會說日文的設計助理,於是就投履歷過去,便被錄取,在當時主要處理及接待日本十分有名的室內設計師橋本夕紀夫(Hashimoto Yukio)在台灣的案子,如台北晶華酒店的三燔本家、台灣故宮晶華的設計及施工事宜,而鄭士傑就是中間翻譯的橋樑。

「在當時,我必須徹底了解橋本的設計想法及概念,並自我內化後,才能翻譯給台灣施工單位聽,或將業主的想法傳達給日本的事務所知道。於是在翻譯過程中,我反而學習很多對空間設計的想法及概念。」鄭士傑強調,或許也因為非本科系出身,因此只要有關室內設計相關的議題,他便像海綿一樣快速吸收,遇到不懂的問題就拚命問。

這三年跨國合作的工作經驗,讓他受益良多。像當時橋本夕紀夫設計的三燔本家時,入口甬道大量運用通透材質營造大器氛圍,引發台灣設計師爭相學習的熱潮。「跟日本人工作十分嚴謹,即使是一般人都不會太在意的收尾設計,他們也力求務實及完美,一點也不能馬虎。」這種連細節也不放過的專業,也深深影響著鄭士傑在做設計時的態度。

還有日本人對技術傳承會非常真誠地與人分享,只要敢問他們都不會藏私,即使子弟兵出去開業,會很支持,甚至保持連絡。「像橋本老師知道我是半途出家的設計師,當時我問他關於設計的問題,他只給我一句話:『堅持做好自己的東西。』影響我頗深。」

橋本夕紀夫是日本大師級人物,他派來台灣的工匠、色彩師、燈光師,乃至攝影師也都是佼佼者。」舉例室內燈光設計,光一張牆角小邊桌,燈光師會用到二顆燈來打,形成一種光影動態,營造出想要的空間氛圍。「經由燈光師的解釋,我學到做空間設計時,是為了空間陰影去調整燈光,而非本末倒置去遷就燈光。」

因此在鄭士傑作品,可以看到他對光影的處理手法,自然而有魅力。像是在端景的投射、角落的照明、斜角開窗等設計,或是運用半透明材質,讓光影進入室內做變化等等。

▲運用不同燈光的投射,使辦公空間呈現多種光影及層次變化。©JSC design studio

▲窗框的斜角設計讓自然光源如傾瀉般進入室內,形成柔和的光源。©JSC design studio

似有若無的生活脈動設計,把有機埋入空間裡

同樣受到光影遊戲大師橋本夕紀夫及另一位他喜歡的建築大師倉俁史朗(Shiro Kuramata),鄭士傑喜歡在空間裡運用通透材質:「透過一些手段,如玻璃磚或通透材質,讓光進來時聚集或散掉,在室內產生不同表情變化,使空間有趣,畢竟人是生活在影子底下的動物,透過一年四季及24小時的光影變化,空間才會讓人覺得有生活感。」

▲除了橋本夕紀夫外,倉俁史朗運用設計顚覆一般人對通透材質的想像,為空間帶來變化,也是鄭士傑想追求的設計理念。

同時,音樂學程也影響鄭士傑對設計的概念。「其實空間學,跟我在錄音室訓練音感是很相近的。像我在學錄音時,用耳機聽音樂,貝士手跟吉他站在前面,鼓手及鍵盤手站在後面,才能交織出有律韻的音樂。」空間也一樣,只是音樂是用筆畫簡譜,空間設計改成用CAD設計呈現。而一個好的空間設計,腦子裡會自然而然地呈現光影及燈光效果。

這是他主張的「有機現代主義」的精神,跳脫現代主義死板的幾何機能,透過有機的自由形態,用設計軟化空間感,重視使用者在生理還是心理上的舒適感受。「就像人體皮膚一般,把它放大時會看見汗腺、毛髮等凹凸不平的細胞,但把這些不起眼的東西結合起來,就會變成『有機』,創造出活生生的形態。就像室內牆壁,我不會只是油漆,而是會用一些手法營造凹凸不平的起伏,當陽光打下去時會呈現不一樣的效果。」於是在鄭士傑的空間作品裡,可以看到許多非刻意的設計,像是曲線的天花、不規則的地面拼貼、手作染白的木紋板、斜邊的桌角等等,這種似有若無、曖昧的細緻設計手法,讓空間產生「生活脈動」的溫度。

「就像之前我們幫台南funfun堂設計空間,有一面牆因為與隔壁共用,漏水難以根治,於是乾脆裸露處理,僅在屋頂天井做玻璃遮光罩,讓滲水情況不要太嚴重,也形成室內另一種景致,卻沒想到今年接到店長電話,那面牆長出綠色植栽,令人感到訝異外,似乎也完成我某部分對有機空間的想像。」

即使一道牆也可以透過不同的油漆方式,呈現不同的光影效果。©JSC design studio

▲弧形天花與浴缸相呼應,搭配斜屋頂透明光罩,不但讓對外視野一覽無遺,更應自然光的不同角度及強度照射為空間帶來變化。©JSC design studio

▲台南funfun堂因漏水難以根治,只好裸露至紅磚,沒想到在空氣、陽光及水的條件下,牆上竟然長出綠色植栽,形成另一種有機設計的概念。©JSC design studio

參與圖書交流勸募計畫,推薦好書

「圖書交流勸募計畫」,是見學館編輯團隊於2017年所推出的採訪企劃,我們將陸續採訪國內外多家建築與設計公司,除了介紹更多優秀作品外,也請他們推薦與分享一本外文好書。透過這項計畫的安排,這些募集的出版物將會形成新的共享資源,藉由社群網路提供借閱與交換,為更多空間設計人提供良好的閱讀參考資料。

「設計是有脈絡可循的,我習慣去試著找出那個源頭,然後加以學習及吸收,成為自己的設計養份。」鄭士傑說。他拿出由美國舊金山Chronicle Books在2002年出版的「JEAN PROUVE」一書。在這20公分見方不到,僅96頁的彩色書裡收錄了二十世紀當代著名設計師之一的法國建築師Jean Prouve生平及其作品,書裡並展示許多他關鍵作品的照片及手稿,包括Prouve開創性的金屬家具及其建築。

「我喜歡Prouve作品誠實地呈現材質的特性,不加修飾的結構外露,或直接將片狀的金屬加工成為家具的主體結構。」鄭士傑解釋,尤其他提出的「預鑄套件」移動建築概念,對於現代建築發展具有相當大的貢獻,算是「組合屋」的先驅,「像他在其居家的房子裡使用樹狀的鋼構支撐,我在Fujin Tree 355外的遮光罩有根很大如樹枝的支撐架,就是依他的設計延伸而來的。」

鄭士傑在Fujin Tree 355外的樹狀遮光罩支撐設計,就是從依法國建築師JEAN PROUVE的設計延伸而來的。

「我喜歡的設計師很多,像是日本建築大師倉俁史朗所設計的Miss Blanche,運用以丙烯酸酯、玻璃、玫瑰花瓣巧妙地詮釋了漂浮、及光影的構築。」另外像現在談到清水模都會想到安藤忠雄,但鄭士傑卻拿出台灣少為人知的義大利建築師卡洛‧斯卡帕(Carlo Scarpa)作品,如何反覆運用5.5cm × 5.5cm為模數線腳作為結構、節點的裝飾,並在原來冰冷的材料上增加了人文的複雜性、心理上的層次感和進深感,充分反映了建築師對於材料本質的認識。

「設計,不是要看現在,而是要看源頭,才能看到百分百的設計起源,了解當時的背景,才能抓住設計精髓,而不是一窩瘋地跟著潮流走。」鄭士傑說。

▲鄭士傑設計總監分享「JEAN PROUVE」一書,並由圖書共享募集計畫贊助單位「緁能國際」麥雅琄代表接受贈書。

鄭士傑設計JSC design studio

成立於2011年的JSC design studio,座落在於民生社區安靜、陽光明媚的一樓。對於空間設計理念,從其辦公室可窺視一斑,運用陽光與綠意自然進駐的開放式空間,醞釀出一個兼具舒適與美感的空間,是JSC design studio室內設計的首要宗旨。經過6年的歷練和反省,JSC design studio意識到自己正透過材質的轉化與空間的軟化,逐步實踐「有機現代主義」的精神,讓空間隨著時間與人的進駐,衍生出自己的生命力。未來JSC也會繼續前進,持續帶給大家嶄新的視覺與感官衝擊。

電話:02-37653823

傳真:02-37655952

地址:台北市松山區新中街48號 

官網:http://www.jsc-design.in

Facebook:JSC studio 

Email:jsc@jsc-design.in

【撰文:李寶怡/攝影:吳佳容/資料協力:JSC design studio】